Saturday, February 16, 2008

好歌妙文钟立风

2008年立春已过,西雅图依旧笼罩在阴霾的天空下,老狼的新专辑《北京的冬天》就像一阵风,在长号的伴奏下,吹过北京的胡同小巷,席卷着遗留在几角旮旯里的落叶,似乎也一扫普吉湾的阴霾。我陶醉在郁冬带来的新歌里,陶醉在老狼一如既往的松弛沙哑的嗓音里,歌单上的一个名字跃入视野--钟立风,我的记忆顿时回到了一个decade以前,那时的我正在清华大礼堂里,欣赏着李建和缪杰的毕业告别演出。栗正酒吧的主人的客串为演出增色不少,也让我记住了一个名字--钟立风。那晚,他唱了三首歌,《我爱你中国》,《嫦娥》和《再见了,最爱的人》。随后这个人消失在我的个人空间里,就象我生命里擦肩而过的无数个人一样。但是这个名字和这个晚上却一起留在了我的记忆里,留在了我出国时所刻光盘的mp3里,几经辗转,一直也没有删掉。

于是从百度上找到了他的博客,才知道他已经发表了首张创作专辑,并著有短篇小说集和电影剧本等文字作品。博客上放着他的一些歌曲,《麦田上的乌鸦》相信是以梵高作品命名的。民谣的曲风是如此的接近,他一张口,就从很遥远遥远的地方来到了我身旁,在我身旁吟唱。他不带修饰略带沙哑的嗓音有一点罗大佑的苦涩,绵绵不断的气息中有一丝紧迫感,让我回到了十年前的大礼堂。

我没有看过他正式发表的文字,但是从他的博客里便可以窥见一斑。他写到,“灰尘在阳光里不小心泄漏了一个秘密,那斑斓神秘的图案啊,随着阳光悄悄又移进到那个街角”。又如“我们相约在一座桥上见面。或者,我们没有相约就在一座桥上见面了。再或者,我们相约见面,等告别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在一座桥上。然而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桥底下没有了往昔的潺潺流水声。”看来钟立风拥有的不仅是动人的歌声,还有这诗意的才思的文字。

Sunday, February 3, 2008

轻歌销魂


她在西雅图冬日的码头漫步。水边冷冽的凉风吹来,她竖起大衣的衣领,走进一家新巴克咖啡厅。在摩卡咖啡的浓香中她找到了一丝暖意。坐在靠窗的位置,她看着窗外大街上人来人往,时而品尝口咖啡。西雅图对她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城市,她想起加州的阳光。这时咖啡厅放起了一首歌,刹那间,她楞住了。哦,多么熟悉的旋律。是的,Killing Me Softly with His Song。她的记忆回到了儿时。阳光充足的下午,她在摆弄着家里的老式收音机,Roberta Flack如泣如诉的歌声就像现在一样,毫无防备的征服了她。她托着圆圆的小脸,完全陶醉在轻歌销魂中,屋后院子里薰衣草的香气在暖暖的空气中弥漫开,和歌声一起,killing her softly。悄然间,通向后院的门开了,更加耀眼的阳光洒进来,然后是母亲的身影,手里捧着晒干的衣服,是太阳晒过后的清新的味道。可是收音机突然停住了,母亲消失了,阳光被遮住了,香气也散了,她回到了咖啡厅。怔怔中,她发现一滴泪珠滑落脸庞,掉进咖啡杯里,低头发现手里的咖啡已经渐渐开始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