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8, 2021

给不经意路过的你

Image by PublicDomainPictures from Pixabay
像我这样90年代在清华上学的男生,电影《大话西游》在我们心中有着特殊的地位。2000年毕业后,赴美留学,二十年的光阴一晃而过。喜欢写字的我在各处的博客留下了只言片语,我曾以为有些已经再也找不到了,所幸居然找到了备份,打算在这个空间慢慢地把记忆的碎片收拾起来。

我给女儿写过一个私家小说,小说的结尾是“他们的故事随着岁月渐渐模糊,但是一些碎片就像海边的贝壳,在多年海浪淘沙中沉淀了下来,偶尔拾起依然纹路清晰,白白的,光滑的,摸在手里让人感到温暖...”这个博客就是海盗埋藏在荒岛深处的藏宝箱,打开了一看其实都是些贝壳(笑)。既然你由此路过,就是有缘人,贝壳呈上,希望可以引起一些共鸣。

博客的名字借用了《大话西游》的月光宝盒,借助它的魔力,也许我们可以窥视过去。让我们打开月光宝盒,心里默念“般若波罗蜜”... 

注:月光宝盒只能回到过去,2020年起的新文章请前往以笔领英


 


Sunday, April 15, 2018

寻画巴黎

对去巴黎的憧憬,一定是听着Amelie from Montmartre里的音乐,在飞驰的列车上看两旁原野飞快的掠过。这一天就这样到了,没有惊喜,是陌生且又熟悉的感觉。那一片片绿油油的田野,线条是那么柔和,拖拉机在上面留下深深长长的纹路。远处是还没有长出叶子的远树,我不知道它们的名字,但是我很熟悉它们模糊的轮廓,它们的线条,就像在莫奈的画中一样,因为我也曾经一笔一笔地将它们勾绘。再远处是村庄红顶的平房和不时冒出尖顶的教堂,然后就是从天上拖到地上的浮云,和朦胧的大气,给蓝天上加上灰色的元素。来的不是季节,没有丰收的麦田,自然也没有麦田上的乌鸦。它们在等待着下一个梵高的到来吗? 

巴黎到处是街边的咖啡馆,通常都有露天的座位,顶上是既可挡雨又可遮阳的篷子。铁皮的圆桌,最好是红色或是黄色,小的只放得下两杯咖啡。不论是在阳光明媚的下午,还是金色的黄昏,或是微凉的夜晚,巴黎的人们在他们多年以来最钟意的露天咖啡馆里消磨时光。夜晚坐在篷子下,有点细雨最好了,石块铺的路面湿得黝黑,四周黄色或是红色的灯光在上面泛起微光,此景最佳。这,不正是Café Terrace at Night?

起雨了,带伞的人们撑起雨伞,没伞的人将衣领竖起。前面凯旋门到了,它在黄色灯光映射下,矗立在深蓝的夜幕前。雨大了,远处人们的身影渐渐模糊,只有街灯在雨幕中毅然点亮和两位恋人在忘情相拥。定格,这一切又成为一幅巴黎的油画…

Wheat field 1881, Claude Monet
Cleveland Museum of Art, Ohio

 

Thursday, March 22, 2018

你我的约定


 

 

已经记不清是哪年的事。那时“不务正业”的我在清华园里热衷于混入师兄师姐们的各届毕业演出。李健还没上春晚,也不是《我是歌手》,他和繆杰还是搭档。我的一个爱好是收集毕业纪念T恤。记得有一年的主题是“你我的约定”,用的是当年赵传的流行曲。那个矮个谢顶的老男人现在无人知晓了吧。他的《约定》专辑盒带我听了无数遍。这首歌作为毕业主题最为恰当不过。


别忘了当年你我的约定

希望能总有一天再次相聚

共同分享彼此过去的经历

再从头展现当年的豪气


这件白底橙字的T恤,胸前写着“你我的约定”。它曾是我最喜欢的一件,毕业之后就再也找不着了。


每次我说忙得没有时间听音乐,听者总会很诧异:听音乐怎么还需要花时间呢?对我来说,音乐有两类。一类是一边工作一边听的,就是一个背景音乐,听一会就当白噪声给过滤掉了,干脆不听也罢。另一类只有在合适的场合,不听则已,一听则全心而入,直到唏嘘不已,听完之后,恍若隔世。听这类音乐是一种奢侈。今天在跨洋的飞机上,在全机舱的人都睡下的时候,我正为了这首《你我的约定》泪流得不能自已。


别忘了当年你我的约定

希望能总有一天再次相聚

共同分享彼此过去的经历

再从头展现当年的豪气


歌词正是我心情的写照。我的同学们啊,你们都在哪里,你们还好吗?


在一遍又一遍的单曲循环之后,我已彻底回到了过去。音乐的魔力就是可以穿越时空。我回到了那个半夜爬窗户出去吃羊肉串的日子,那个宿舍里吉他比人多的日子,那个厕纸也要共产主义的日子,那个夜谈讨论漂亮女生的日子,那个生怕校文艺刊物破产,少吃鸡翅也要买份刊物支持的日子…


大学五年影响之深远有时让人惊讶。这么多年我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在梦里回到那间拥挤凌乱的宿舍和小的不能再小的上铺。 梦中室友们的面孔是那么鲜活,和他们的交谈是那么真实。他们在召唤我:“别忘了当年你我的约定”。

Saturday, November 18, 2017

IT男在伦敦的一天

 

Sunrise in London with London Eye in the background

清晨的空气有点凉意;

地铁艺人的琴声如歌如泣。

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我和可爱的英国先生女士们一起

比肩接踵走向奋斗的一天。


日不落帝国的太阳姗姗落下;

美利坚的人民迎来了晨曦。

跳动着,零和壹连接大洋两岸;

视频上同事的笑容给我温暖;

我想今天加州的太阳一定依旧灿烂。


两个西方世界先后沉入梦乡;

东方的雄狮已然崛起。

旅馆陌生的天花板被我望穿;

登陆微信是天涯若比邻的月亮;

和故乡同僚们的交流让我思乡。


伦敦的街道渐渐苏醒;

这是又一个循环的开始。

经历了三个世界的循环的我

感到时空有点混乱。

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其实我想说的是,

老板,你该涨我的工资。

Saturday, September 26, 2015

重归OSU

夫人说,这么多年哥伦布的时间就像停止了一样。

我说,时间没有停止,是我们太微不足道了。

又是九月,这大概是访问哥伦布最好的季节了吧。晴空万里,不冷不热。草地茵茵,树木葱葱。走多了西雅图和加州的我总以为夏天的草地应该是枯黄的,却不记得哥伦布的绿化是如此的好。

从旅店出来,迫不及待的叫来Uber。在High Street上我东张西望,拾起记忆的碎片。快到学院区,两旁新建的商店多了起来。之前已经在Google街景上找到当年住的公寓,真的走近了才发现是那么陌生又亲切。望着公寓的那扇门和幽暗的走道,当年自己买完菜大包小包的在那里摸钥匙开门的模样又浮现在眼前。想起第一个月成天睡地毯的日子,想起被隔壁本科生聚会的音响吵得无法入睡,还有在楼下被黑人兄弟打劫的日子。如此的真切,时间真的停止了吗?

绕过Ohio Union,穿过Wexner Center for the Arts的白色长廊,又踏上The Oval如茵的草地,大树后的松鼠还在一如既往的和我捉着迷藏。Caldwell Lab里我办公过的助教办公室里,遇见一个年轻的印度助教,他热情的帮我拍了张照片。

来早了,于是我就坐在那个坐了无数次的长椅上等导师。半个小时后,我搬过板凳再一次聆听导师的教诲。办公室里的摆设没有太大变化。导师一会请我喝咖啡,一会请我喝可乐。打开冰箱才发现可乐不知什么时候冻成冰,愣是把罐子给撑破了。导师吃惊的轻声自语道,“咦,怎么会这样呢?你看,我现在真的是不常来,冰箱也很久没用了。”不知为什么,我的鼻子有点酸,赶紧转移话题。

学生们给导师送的礼物,他都记得很清楚。这个是某学生送的茶壶,上面刻着心经,那个是日本学生送的画。自己带来的是烟熏三文鱼,下了肚就什么也留不下了,有点惭愧。

感谢Uber司机下午走了和来时不一样的路线,又看到了新生报到的Lincoln和Morrill双塔,还有依旧清秀,大雁成群的Olentangy河。 车子拐上高速公路,我恋恋不舍的投下最后一眼。

第二天导师发来电邮说让我去拿黑胶唱片。昨天他说要送我黑胶唱片,我还以为是客气话,没想到他真的把多年收藏的沉甸甸的一箱给搬来了。我翻过几张,张张经典,我顿时无语了。握着导师的手,道一声“老师多多保重”,就匆匆的赶去招聘工作会议,身后无数的青年学生也是脚步匆匆。

日子匆匆,月悠悠。我是七叶果,掉下大,落方。我们带走了记忆,却不曾留下痕迹。

Mirror Lake

Friday, August 20, 2010

绽放

Image by Free-Photos from Pixabay
终于拿到了期待已久的李健CD。打开音响,这个下午就是注定属于他的了。

“对我来讲,生命的意义就是那些精彩的瞬间,真正的绽放也许只有一次,我们绝不可以错过!” 早就过了而立之年,错过了吗?还是要继续去追寻。一不小心八年多就过去了。八年前刚加入微软,是组里最小的,I had a whole career ahead of me。然后便是从事我这辈子最喜欢的事--写程序。写啊写啊,一不小心就是八年。是不是应该抬起头来想想到底有没有太专注,而忽略了其他的一些可能。就像李健说的,“真正的绽放也许只有一次,我们绝不可以错过!”

Saturday, June 19, 2010

蜗牛搬家

Photo by Sarah Trummer from Pexels

蜗牛一家三口要搬家。

蜗牛爸爸说:“简单!啥东西往俺壳里一塞,我扛着就走。”小蜗牛道:“爸爸好棒!”蜗牛妈妈不信服,“我看没那么简单吧

蜗牛爸爸说:“首先要有床,这是大件。”于是往壳里放了两张床,一大一小。“然后是吃饭问题,要有餐桌椅”,于是加上一张餐桌,四把椅子。这几个大件下来,蜗牛爸爸就呼哧呼哧了。“沙发,看电视要坐沙发。”小蜗牛发话了。“好”,蜗牛爸爸咬咬牙,又加上一张沙发,一台电视和一张茶几。蜗牛爸爸立马给压趴下了。

蜗牛妈妈说:“亲爱的,咱给壳装几个轮子拉着省劲吧。”装了轮子,蜗牛爸爸信心百倍,“瞧瞧,我说没问题吧。”

蜗牛妈妈说:“锅碗瓢盆咱得添套新的。”这一下子就是大锅小锅好几个,还有电饭煲,菜刀案板碗筷盘子,各样洗漱用品。

“精神生活不能少。”蜗牛爸爸往壳里塞进书桌书架CD架,还有旧家的功放和音箱。蜗牛壳的轮子被压的吱吱响,只好换大轮子,外加马达拖动。

没完呢。玩具闹钟枕头被子拖鞋热水壶电吹风落地灯……蜗牛爸爸数不过来了,只见蜗牛壳越装越高,马达吭吭直响。蜗牛爸爸仰头看着蜗牛壳,舌,“我的天,我们的壳有这么沉啊!”

生活,真的是很沉。